Posted on

丝瓜视频相

“欢迎来到沧澜城!”

一声苍老的女声响起于耳畔,同时一阵又一阵的海风,裹挟着刺骨的寒意铺面而来,而这突如其来的刺骨冷风,使得本就身子骨虚弱的郁文,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。

随后裹的严严实实,像是一头小大地暴熊的郁文睁开眼眸,占据其眼眸的是一望无际,海天一色的广阔汪洋,但是最为显眼的,是崖前方,那一座散发着炫目之光的迷光大岛,那是正在进行之中的,潜龙秘境!

海错崖下方近处的海水,是诡异的黄褐色,自东而来的海风之中,还带着一股郁文从未闻过的味道。

这味道腥臭难闻,就类似于幽州饮马镇中的马粪味,沧澜城的子民早已习惯这种味道,但是对于乍一到此地的外乡人而言,就格外刺鼻,患有痨疾的郁文对此更加敏感,但是其却拒绝了身旁妻子递上来用以捂嘴的手帕,缓缓踏步上前,走向面前的巨神海,边疯狂咳嗽着,边流泪,宛若疯魔。

郁父看儿子顶着海风,又哭又笑的模样,眼里有着浓浓的担忧之色,刚想伸手拉住后者,却被李义轻轻阻止,随后其沉稳的声音响起:

“让他去吧,他憋了太久,也需要发泄情绪。”

语毕之后,李义转身,对着身旁的一位银甲老太太弯腰恭敬一礼,继续开口道:

“李义,见过镇海王大人,镇海王大人亲自在此迎接,深感惶恐。”

此言一出,将一同传送而来的郁父等人吓的不清,赶忙同样行礼,同时回过神来的他们,发现整个海错崖之上,此时人数众多,而且极为热闹,并且纷纷围聚而上,爆发出阵阵热烈欢呼。

这些都是之前陪着弟子们来参与潜龙秘境的长辈亲朋,但身为大夏子民,同样为沧澜城的成功传送,感到自豪和激动。

镇海王老太太,圆圆的脸庞之上满是笑意,伸手虚托,随后慈祥地开口道:

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

“陛下给沧澜城的时间太少,因此只能先将这海错崖简单的修整一下,来不及建立站点,还望诸位见谅。”

“镇海王殿下说笑了,其实对于子民而言,有石像塔的地方,就是站点!”

“正是此理!”

慈眉善目,脸圆圆的镇海王,笑着拍了拍李义的肩膀,她自然是知晓李义天辉军的身份,两者前几日才刚刚并肩作战过,因此彼此之间颇为熟悉,随后老太太的声音继续淡淡响起:

“登记造册之后,沿着海错崖向西,会有沧澜军军士护送尔等前往沧澜城,祝尔等在沧澜城尽兴愉快。”

“多谢镇海王殿下,不过我这位友朋,患有隐疾,天生无法劳顿,此次是其第一次出门,情绪激动,还望见怪。”

李义再次对着老太太行礼之后,嘱咐其余人拿出身份玉碟登记留名,而自己则是缓缓来到的郁文身旁,一道静静地看着面前那八大禁地之一的巨神海,或许是大鳌降临的缘故,今日的巨神海,格外的风平浪静,但却给人一种独自面对整个天地的渺小之感。

“李兄,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无数个日夜的想象,此时得偿所愿,才发现这奇景,比我所能想象的,还要恢弘和瑰丽。”

逐渐平复心情之后的郁文,咳嗽声渐止,带着感叹的声音传出,随后李义拿出前者之前画到一半的画卷,轻轻展开,开口回应道:

“其实你画的已经十分贴近了实际,我当初第一次看这张画时,甚至感觉再次回到了那海错崖的战场之上。”

“但是李兄可不厚道,没告诉我这巨神海畔,竟然还有一座如此绚烂,散发着宝光的大岛,这如钻石般闪耀的光芒这般耀眼,莫非遍地黄金不成?”

郁文伸出手指,指向那座宝光鳌首,双目之中带着一丝迷绚,毕竟一般的书籍之中,是不可能记载着在修行界中也是极为神秘的秘境,其话音落下之后,李义罕见地轻轻一笑,开口回应道:

“那岛可了不得,被修士称之为潜龙秘境,一甲子一靠岸,郁兄能够亲眼目睹,那可是一般人都没有的好运道,而且此时,这秘境之内,几乎全大夏大部分的年轻弟子都在内争夺宝物和机缘,而你看海错崖上如此多的人,都是等着那些弟子们自岛上归来。”

李义言毕,郁文双眸大亮,直接脱口而出道:

“修士!”

如果说能够走出神京城之外,去见识一下书籍中所描写的大夏山河,是年轻男子郁文的梦想,那么修行,就是其想都不敢去想之事,但此时,如此多的修行者在前方,在这座迷光大岛之内,不由让人心生向往,随后喃喃的声音继续自郁文口中说出:

“李兄,你可知这迷光大岛之内,最强的是哪些人?”

李义转头,望着身旁一脸渴望的年轻人,好似看到了曾经作为赏金客的自己,接着其嘴唇微张,吐出一言:

“陛下登基之后,新时代的年轻一辈子,当天辉夜魇最强!”

其话音落下,不远处的巨神海海面直接向外炸裂,并且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响,彻整个天际,这突如其来的巨响使得所有人下意识地一抖,赶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
只见原本平静的巨神海海面,冲出一头振翅翱翔的庞大白虎,白虎之上,端坐着一位被漆黑大袍笼罩的苗条身影,白日星光缭绕于其周身,就像丛林之中令人顶礼膜拜的月之女神。

白虎冲出之后,海面继续炸裂,这次是一位身披天辉军大袍的魁梧身躯,浑身土黄色的大地之光缭绕,跃出海面之后,光芒向外席卷之间,海面之上,一块块岩石凭空而成,形成了一大块浮海之岛。

下一息,在崖上无数人的惊呼之下,一位又一位身影自海面之下冲出,稳稳站于浮海岛屿之上,皆为身穿妖异紫甲,戴各种兽首面盔的怒兽军军士,狂暴气势遮蔽了整个天际。

随后所有军士一齐撕开传送卷轴,冲天光柱消散,海面之上所有人影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“正如他们进秘境时所言,刚好三日,不多不少!”

高崖之上,有修士感叹,随后立马就有反应过来的修士,满是疑惑的开口询问:

“为何他们是自海面底下而出,而不是那座迷光之岛?”

此言一出,众人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