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adc影院动态图

“……”彭凤妮没有立刻回答她,而是自顾自的吸食着手中的香烟。

墨俊雷他们来到村子里,向村民打听,是否有见过他们的妈咪。有人告诉他们彭凤妮的婶婶家在哪里,他们便去那里寻找。

可是那个老太婆,对他们的态度很恶劣,直接就把他们赶走了。

墨俊雷通过手中的小电脑,他查到了秦雨筱的具体所在,三个小家伙直接往那边奔跑。

却在跑到那个小破屋的时候,发现外面有一个老头,正守候在那里。

村子里说彭凤妮有一个婶婶,还有一个叔叔,年纪都有点大了。这会儿那个老头守候在那里。聪明的小家伙,肯定觉得那其中有猫腻。

“哥哥,我先去那个破屋后面,看看里面是否有人,然后再给们信号。们再想办法过来,好不好?”墨俊乐跑得比较快,便主动请缨。

“好,那小心一点。”墨俊雷同意他,他才沿着山路往前面跑。

老头坐在破屋门外,手中拿着老式的烟斗,正在吸食着叶子烟。他陶醉在吸烟里面,丝毫没有注意到,有三个小家伙在附近了。

不等墨俊乐趴到窗户口,就已经听到里面彭凤妮,叫骂秦雨筱的声音了。小家伙没有爬到窗户上面去,担心被旁边的老头发现。

他缩着身子,躲在旁边的大树下,对着两个哥哥比划着。

他们本是同胞兄弟,一向心灵感应都很强,乐儿对他们比划的手势,两个小家伙一看就明白了。

纯白少女纯白的世界

“哥哥,怎么办啊?”墨俊寒拿不定主意,询问墨俊雷。

“她怎么可以打妈咪啊。”墨俊雷气得咬牙切齿。“亏我们当初还叫她妈妈,真是因为有那样的一个妈,而感到不耻。”他紧紧的握成拳头。

“要不,我去把他引开,和乐儿再想办法?”

“怎么把他引开啊,个子那么小,他要是知道我们的身份,肯定连我们也不会放过的。

他们敢绑架妈咪,那么就不是什么好人。一定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的。”

“等着,我有办法。一定可把他给引开。”墨俊寒想到了办法。急切的墨俊雷说:“这里的事,就先交给和乐儿了。我先走一步。”

“寒儿,要去哪里。”墨俊雷小声的叫喊,见他跑掉,也不打算跟去。

妈咪被彭凤妮殴打,他现在怎么能离开这里呢。既然墨俊寒说自己有办法,那么肯定就会去办好。

墨俊寒一边往回跑,一边利用手表电话,给墨北宸打去求助。

“爹地,我们找到妈咪了,我们现在在彭凤妮的老家,她把妈咪绑架了。快点来救妈咪啊。”小家伙刚一听到墨北宸的声音,就立刻急切的说道。

“们在哪里?”开车的墨北宸,担心得整颗心,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。

“在彭凤妮的老家。”

“在那里等着我,我马上就到了。”墨北宸没有再多说什么,交待一声就挂了电话。

孩子们是怎么去那里的,他现在没有时间多问。

雷寒乐三个小家伙,比墨北宸和上官清风的人,早一步到村子的外面。所以他们来的时候,村子外面那个山路,还没有因为泥石流,而截断了道路。

墨北宸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现在路还在抢修之中。

墨俊寒在小街道上,买了一盒火柴,直接跑到彭凤妮叔叔的家后门,用那火柴把他家的房子给点燃了。

村子里雨后的风,往往都很大。小家伙利用风向,顺着风的那一边,把房子给点燃,然后大声的叫喊‘着火了’,在看到彭凤妮的婶婶出来时,他才逃之夭夭。

墨俊寒返回到那个小破屋,这会儿墨俊雷已经跟墨俊乐汇合了。

“彭家的房子烧起来了……快点救火啊……”

墨俊寒躲在山下的草丛里,大声的叫喊。那声音足以让在破屋门外,抽着大烟的老头听到。

老头听着那声音,猛然从地上蹭起身来,望着前面冒着滚滚浓烟的地方。

那方向就是他的家啊,他一拍双腿,完全来不及跟破屋里的彭凤妮说一声,就急切的跑了回去。

现在没有什么,是比救自家房子的火更重要的事了。

彭凤妮有给他拿好处,让他把秦雨筱绑架到这里来,但那点好处,还不足以让他赔上那几间茅屋。

那女人是什么货色,他又不是不知道,真要出了什么事,她肯定不会帮他们老两口,不然的话,当初他们也不会选择,将彭凤妮送去秦家。而不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抚养了。

“寒儿,把他们家的房子给烧了?”墨俊雷见墨俊寒跑上来,这才小声的询问。

“他们敢绑架妈咪,还在这里施暴,我没把他们给杀了,已经对得起他们了。先给他们一点教训再说。”墨俊寒冷冷的说着。

“还是二哥厉害。”墨俊乐对墨俊寒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我已经给爹地打电话了,他正在来的路上,应该再过不久,他就会赶来了。”墨俊寒一边说,一边从身上拿出几个弹弓。“瞧瞧这是什么,我刚刚在街道上买的。乡下这种地方,小孩子的玩艺儿,应该都是这个。”他给他们两人,一人发一个。

当他们三个听到破屋里的动静时,赶紧潜伏在那个窗户口去。

刚好窗户那边,是背着彭凤妮的。既然真的被发现,那也是秦雨筱先看到他们,而不是彭凤妮。

“想知道,为什么我要那样对待吗?”彭凤妮的情绪,似乎没有刚刚那么的激动,但声音依旧特别的冷。“难道的心里,一点都不清楚吗?”

“我清楚什么?我自问我从来都没有哪里对不起。而我跟墨北宸结婚,那也是因为我们两情相悦,如果有本事,能够让墨北宸喜欢的话,他又何必会娶我呢?

因此而忌恨我,却忘记了,我曾经对的扶持与帮助。就是这样以德报怨的吗?”她知道的,只有这些了。

为了一个男人,而把她陷入绝境,彭凤妮不是第一个,秦雪雪那个先例已开,所以她正好可以效仿。

“呵呵……因为墨北宸?是,我是很想嫁入墨家,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。即便我是那三个孩子血缘上的母亲,墨家人也不会接纳,我这种身份的人。

我也压根没有指望,真的跟他在一起。

秦雨筱知道我最讨厌我什么?就是永远都是那么的清高,不可一世,感觉全世界的人都欠的。总喜欢当烂好人。

若不是的话,我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啊?”她用手揪着自己,胸口的衣服,显得特别的难受。“的命为什么那么好……”

为什么她可以成为雷寒乐三个孩子的妈妈,还能够嫁入墨家,而她就要被人唾弃,独自抚养一个病孩子。不公平,真的太不公平了。

“我的命好吗?自打我有记忆开始,但凡认识我的人都会说,我是一个克母的扫把星,我害死了自己的母亲。

后来父亲娶了另一个女人,他们有了秦雪雪,我表面上是秦家的大小姐,可具体是什么的待遇,彭凤妮难道不清楚吗?

我的未婚夫,我的婚礼,一切都变成了秦雪雪的,在那一天时间里,我失去了一切,变成了无法生育的女人。

我被迫送出陇林市,去法琳克国那个陌生的国家,那里的语言我一窍不通。我身上没有钱,我快要病死在街道上,都没有谁会可怜我。

这样的我,真的觉得命好吗?

我重新回来了,本来以为我的幸福到了,可呢?我曾经真心对待的呢?居然硬生生的毁掉了我的婚礼,就跟当初的秦雪雪一样。

明明知道我的母亲还活着,为什么不告诉我?为什么要在婚礼上,弄出那样的视频,还告诉全世界的人,我是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?

彭凤妮……我到底欠什么啊?”她痛不欲生的向她吼起来。

她从不觉得自己的命好,相反,她的命运很苦的,幸与不幸,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。她感觉自己无比的悲哀。一生都活着黑暗之中,明明快要看到光明了,又被心机叵测的人挡住了。

“那是因为活该。”彭凤妮紧接着她的话吼下去。“一切都是自作自受,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。”

门外的墨俊乐,想要用手中的弹弓,好好的教训一下彭凤妮,却又被墨俊雷给拦住了。

只要彭凤妮没有对秦雨筱下手,他们就可以再缓一缓。没有必要跟她硬碰硬,毕竟她是他们血缘上的妈妈,等他们的爹地来了,就好处理了。

“我应该像秦雪雪那样对待的,但我对来说,已经算是很手下留情了。是自己活该,非要跟墨北宸举行那个婚礼。

我实话告诉吧,婚礼上的那些视频,并不是我弄的,而是秦雪雪安排人做的。这还多亏了那三个宝贝儿子,如果他们不在婚礼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