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麻豆传媒映画老公的客户

比如,猿人也有采集来干果,阴干的浆果,各种可吃草叶之类,以置换来论价格的话,零卖都很便宜。

又如,枸杞嫩支和叶子,也叫枸杞菜。

这枸杞菜,才是真正滋肾阴的,略苦,并且,肾同耳目,为此,枸杞菜才也滋润眼目,相对来说,枸杞菜的果子,枸杞子,则是行肾阳,行耳目气血的。

可见,那只用枸杞子的杞菊地黄丸,哪怕成药方法制作得当,不用药渣,但若配方成分配比不对,比如枸杞子加多了,都可能让人上火,甚至若本有耳鸣,更加重耳鸣。

事实上耳鸣的人,最好的方法,当然还是食疗,来滋养肾脏。

张静涛每年清明时节,都会吃很多的清明菜。

清明二字,本带着这种含义,耳清目明,比如:枸杞菜,马兰头,香椿头,田螺,白鱼等。

它们的特点通常是带有微凉和微咸的口感,当然,还通常带有一点苦味。

其中,枸杞菜的生物碱丰富,还有抗病毒的作用,香椿头因其浓香拥有通透的力量,还有杀虫的作用。

当然,这猿人集市上的枸杞菜已经被晒成了干菜,还被淡盐水泡过,也有枸杞子卖。

猿人们就通常也会带上一些可置换的物品,来这里换小吃,逛街聊天。

张静涛用制作好的狗熊的腊肉,换购了很多香料和这样的野菜干。

逆光唯美少女出尘如精灵

至于熊皮,他当然自己受用了。

哪怕是制作衣服后剩下的边角料,都足以留着火凤在他的洞里生活。

再看集市,更有很多猿人就把这里当做了训练战技的地方,特别是一些基础训练,并且作为集市,它当然也是允许其它族的人来此的。

如此一来,如羽族这种大血族,整个羽族集市有不下千人的规模,事实上在这集市中要找一个人,其实也不好找。

飞喙进入了训练区。

训练区虽有几百个武士,他们懂得了使用沙包和有了真正的盾牌概念后,对于这些训练很热衷。

为此,飞喙一个个扫视而去,看了半天,却仍没发现伏兮的身形。

“让我找到,你就死定了,伏夕!”飞喙狠狠说着。

又不屑看了那些训练的武士一眼,鄙视道:“算了,今日还是去狩猎一下吧,训练又哪有实战更需要实力?单独出去狩猎的话,若不懂得观察周围环境,被猎物杀死的可能性可是九成!”

集市的训练区的确很安,有了这么多猿人之后,没有任何凶兽敢接近集市,只有感觉不到太大危险的鸟雀才会光临,可以说,这就是洪荒中的安区。

这亦是猿人们喜欢聚集来这里的原因之一。

带着藤盾和大棒,飞喙出了安区,加上腰间的石头,这些武器足够他依靠着山壁之类,对付多条小型凶兽的进攻。

只是,到了野外后,飞喙想到找不到伏夕,就得不到冰羽的欢心,多少有点无精打采,直到看到远处有一头小鹿受惊而逃,他才警觉起来。

等再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时,飞喙的心跳加快了。

伏夕!

哈哈哈,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!

飞喙心里大笑了起来。

再看前面,这是一片巨大的山林区,林子很稀疏,有各种障碍物,这伏夕应该就是感觉这片林子视野较好,不会受到猛兽的突击,又障碍足够用以训练,便在这其中训练。

只是,这家伙太好笑了,这身形,要有多慢啊。

飞喙十分鄙夷,也起了浓浓的杀心,他决定直接把这伏夕的脑袋带去给冰羽瞧瞧。

张静涛耳目灵敏,也早看到了飞喙,若是以前,他必然拔腿就跑,明知打不过,送死可能性达到八成,那么就如竞技游戏中的送人头,纯粹是犯傻。

当然,这样的送人头,张静涛在玩竞技游戏时,其实也做过,因同伴是小白,不懂这些,明明干扰了他的经济,让他的等级装备都跟不上了,战局已然崩盘,却还非要说他怂。

那他娘的,就战一场呗!毕竟是游戏,谁在乎啊?这样可以输得更快,早点结束换一些好的伙伴不是?

至于要显得自己很牛很厉害?那是职业选手和游戏主播才需要做的事,累人累心,作为普通玩家,自然是只要玩个爽就可以了,管他技术好不好。

同伴好的时候,就认真点,大家显摆一把技术瞧瞧,同伴差的时候,就随便玩玩,心态轻松,尽量自己砍下几个,能躲就躲,被给人砍了,说不定最后结算时,最有价值选手也就是p还是你。

至于能力强能带节奏?

去他的带节奏!

那么累的事还是少干,因为这种局几乎是必输的,若万一赢了,同伴也不会懂,十之八九还会骂你,甚至自身对游戏角色的理解烂得一塌糊涂,还敢对你说,不要抢人头。

买糕的!若不是哥哥上来帮了你一把,你这货艮本就是个送人头好不好?

是的,那类竞技游戏,玩的其实对游戏角色的理解,这种理解当然也包括招式。

而此刻,张静涛面对飞喙时,自然更谈不上送人头了,训练了这大半个月后,他有自信至少应该可以和这个新手武士打打了。

武技老辣者,和新手,区别还是极大的,这一点,在战国和岳镇山交过手后,张静涛就有深深的体会。

又见飞喙只是孤身一人,并无跟随,自然不慌,继续做他的训练。

至于他的动作会有点笨拙,是因为他在体会为何爆发不出十三圣域的力量,否则,他相信自己即便没作古武的基础训练,都能战胜飞喙这样的古武士。

可惜,圣师道的秘笈上,只有‘阿赖耶识’四个字,算作是对十三圣域的标注。

更远处,有二个脸上带着草汁描绘的纹理的虎纹族武士伏在了草堆中。

“叶纹,有必要来看羽族的新人么?”角纹问。

“有必要,大少,这次联盟武师只收年轻人,这些武师虽没有太多实务,但是却在联盟会议上占有一票,却拥有一定的实权,是必须要争取的。而且,以后联盟武师都会以年轻人为主,这种观察,将来我怕是一直要做的。”叶纹道。